设置

关灯

222

牢记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他们睡得好,相拥而眠,到把卫枢一个人晾在别墅里,本来嘛,他也是想着叫她同老头子见个面,事嘛,他是男人,晓得也是这么个事也免不了,但他一个人在别墅里头,听着隔壁别墅那吵闹的声儿,就愈发觉得自个儿有些个可怜,老婆叫老头子带走了,更有具体化的想象。

    他那可怜的老婆肯定叫老卫给伺弄得受不住,他老婆娇气,他是晓得的,想着她被老卫弄得哀哀呻吟,他就坐不住了,特别是隔壁的声儿,叫他记了恨,索性就打电话叫人去瞧瞧——电话才打完,他就走了,完全是待不住的,去的也不是别个地方,是老卫下塌的地儿。

    老卫下塌的地儿,是对外保密的,但卫枢这边还是能来的,毕竟他是老卫的长子,就算是警卫再严格的保密,也不能叫老卫断了亲情,自然是叫他进了老卫的房间。这房间里面不止一间卧室,有个两间呢,他过来也不是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卫枢先见着的是老卫,老卫穿着家居服,瞧着特别的平易近人,见这长子过来,到也晓得他心里头在想什么,“她睡了,你进去看看她?”

    卫枢沉默了,人便要站起来,到是被老卫给按住。

    他诧异地看向老卫,神情有些难解。

    老卫示意他坐回去,见他真坐了,才开口道,“这事于你来说是艰难的,我知道的,只这事儿到不好瞒着你的,你总归要知道的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就往睡着窈窈的卧室看了一眼,态度温和且坚定,“我不能叫她见于人前,是我的过错,也只有你能陪在她身边,叫她安心,我也安心。”

    卫枢听着这话,到有些酸味儿,他自认待窈窈好,也是一门心思惦着窈窈的,要不是这次的事上,他一个人确实是晓得了为难之处,才不得不开口寻了老卫同齐培盛合力——今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才眼睁睁地看着她上了老卫过来接的车子,以至于他半个晚上都在想老卫怎么同窈窈……一贯儿就想着窈窈那么个娇气儿,怎么吃得消老卫?老卫久旷了,他是晓得的。

    他一个晚上哪里能睡得着,就恨不得在窈窈身边,亲眼监督着老卫行事,老卫但凡有一点个叫窈窈不舒服,他都能将人给扯起来——又觉得不合适,他怕窈窈为难,也想自个儿一个人接受这个现实算了,但终究待不住,所以他就来了。

    对上老卫的话,他着实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,要论起来,其实老卫真替窈窈着想,有老卫这样的人惦记着窈窈,不肯叫她受一点儿伤害,莫名地就叫他嘴里觉得更酸了些,“等回去后,你也克制些,别叫她让人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老卫以为会被卫枢挖苦一番,到没想是得的这样的话,面上稍一怔愣,到立时就笑出了声,面上更温和了些,“阿枢,当初我同你妈是说好的,她并没有瞒我,她于你舅舅不容于世,只得找了我,让我认你为儿子。我不后悔当初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后悔就不后悔呗,”卫枢从小那些纠结在心间的事,早就无影无踪,“我也不想叫窈窈后悔,事是我决定的,不用她担名头。”这是他的担当,不叫窈窈自个担这名头。

    这也是种大度,爱到深处的大度,是他的担当。

    老卫着实有些欣慰,刚想说话,就听到有动静,见着卧室的门被拉开,站在门口的窈窈身上只裹着睡裙,睡袍松松垮垮,露出胸前白腻腻的大片肌肤来,一条腿往前,将睡袍下摆拉开了,隐隐地露出腿根间的私密处来。

    她睡眼惺松,眯着个双眼瞧向客厅里坐着的两个男人,眼睛便慢慢地睁大,甚至变得惊愕起来,连声音都有些颤抖,“阿、阿、阿枢哥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嘛,明明就晓得事情都这样了,也是卫枢同意她上车来老卫这处的,可这会儿,她的心还是免不了“砰砰”狂跳起来,双手连忙将睡袍拢了拢,仅露出个脖子,双腿还并拢了,方才她走路呢,走路时难免带起风来,将她未着半缕的私处给弄得凉飕飕的,她还觉得有些个不好呀——

    但没想到她听到说话声,就见着两个男人,一个老卫,一个卫枢,他们坐着谈话,神情融洽。

    老卫朝她微微点头,还朝卫枢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卫枢回头看向缩在门边的窈窈,见她这个缩着的模样,不由轻笑出声,上前就走向她,“睡醒了?”

    窈窈脸倏地就红了,不敢抬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天亮还早呢,”他附到她耳边说,手搂上她的腰,揽着她就往上卧室里走,“再睡会儿?”

    他那个架式,就是要与她同睡的。

    她有些迟疑,当着卫枢的面,又不好去看后头的老卫,战战兢兢地同卫枢躺回床里,他睡外侧,她就睡里侧,偌大的床,两个只占了一半。

    就在她都不知道怎么躺才好时,就见着老卫也进了来,走到床的另一侧,淡定地贴着她躺在里侧——她立时将双手垂在身侧,整个人躺得直直的,都不敢乱动,左边是卫枢,右边是老卫,这、这她不光脸红,人也跟着红,脚尖都不由得绷直了。

    谁曾想,卫枢拍拍她的手,“睡吧?”

    她:“?”

    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就这么躺着,右边的手也让老卫轻轻碰触了一下,也跟着说了声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窈窈紧绷着的身子也跟着慢慢地缓和下来,心渐渐地安下来,慢慢地入了睡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胸口发闷,像是被什么沉沉的东西给压得她透不过气来,猛地睁开眼睛,她愣住了,两个脑袋挤在她胸前,睡袍早被剥开,露出她一对娇乳,两个男人各自含了她一方娇乳在嘴里,好似在竞争一样,将个娇乳捏得挺挺的,薄唇吸吮舔弄着她的乳尖儿——

    她一时忍不住轻轻嘤咛了出声,就对上两双含着情欲的眼眸,刹时脑袋里似被塞了响雷一样,她猛地推开那两脑袋,双臂环住膝盖,人跟着就缩成一团,不敢去看他们两个一人一眼。

    瞧她个小可怜的样儿,卫枢觑笑了,往老卫那里瞧上一眼,见老卫不比他好到哪里去,腿间那物瞧着到是颇为可观,就那么挺立着呢——他低头又瞧了一眼自个儿,也是挺着那么根大玩意儿,又瞧瞧那缩在床头的人,将她唤了一声,“窈窈?”

    窈窈听见他叫她,便怯怯地抬起头,张着双乌溜溜的眼睛飞快地瞧了他一眼,就迅速地又缩回视线,将自己个缩得更紧了,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有,她不敢说,这心跳得都快要胸腔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眼,她看得清清楚楚,两个人的架式都叫她给吓坏了,况胸前被他们吸吮舔弄过,红艳艳的乳尖儿挺立着抵着她的膝盖,有种莫名的空虚感——又让她发现了私处的湿润,这敏感的身子经不起半点逗弄,这会儿,她紧闭着双腿。

    老卫见她害羞,到也晓得她的性子,上前去碰了她的胳膊,“窈窈?”

    她听见这温和的声音,差点儿就要巴巴地瞧他——但当着卫枢的面儿,她不敢直接太倾向老卫,到是将自己缩得更紧了,“我、我还是起床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真要起来,身子才松展开,就让一人各一边的抓住胳膊了,连她都来不及反应,两个男人换了姿势,不止是男性的身躯抵着她,就连坚硬的阳物也是一前一后地抵着她,一个抵在她腿间湿润处,一个抵在她的臀后,火热的触感叫她的身子都跟着哆嗦起来,完全是不由她了。

    卫枢伸手去抚她的脸,才睡醒脸色还红扑扑的,瞧着像个红苹果,他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,眼里含着笑意,“怕了?”

    她头垂得很低,不敢抬,偏让他的手给抬起来,对上他含笑的眼神,这脸红的跟染了血一样红,“嗯。”声音很轻,轻如蚊呐。

    这一声轻轻的应声,迎来他们的轻笑声,她绷得更紧了,连丁点动静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老卫的手从她的后背处伸过来,大手就罩住了她的娇乳,一手一个,包得严严实实,食指与无名指两个指间稍松开,便将挺立的艳红乳尖儿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是亲眼见着的,奶儿落在他手上,被揉捏得有点胀,又有点疼,又酥麻——偏那乳尖儿高高挺立,顶端还沾着湿意,房间里的灯光将这湿意显现了出来,晶亮亮的特别诱人,诱得人想要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卫枢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对着老卫指间挺立的艳果儿就磕咬了上去,齿间还拉扯着乳尖儿;而她身后的老卫则贴上她的裸背,手上拢着她的娇乳不放,薄唇贴着她的裸背亲吻,将宋两个人配合默契,将她弄得哼哼呻吟,都没办法抗拒。

    “我们伺候你,窈窈欢喜吗?”老卫凑到她颈间,磕咬着她细嫩的肌肤,“欢喜吗?”

    ps:首发:yanqggang (woo18 uip)